注册 登录
阿拉宁波网 返回首页

lixilo的个人空间 https://www.cnnb.com/?324707 [收藏] [复制] [RSS]

日志

烟雨江南,思幽千载

热度 2已有 716 次阅读2010-11-19 13:09 |

我从雨中来,踏着,泛青的悠悠的石板路,在濛濛的雨中静静地走出来。
  记忆里的烟花三月,淫雨霏霏,细雨润无声的安宁且把茶来煮的闲致,那么近又那么远,近得一切如昨日,闭眼却历历在目,闲聊絮语皆在耳畔,远得恍如隔世,似千里之外的一骑红尘,纵使花香满园,我也无从嗅得。那时正值暮春,已过了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的朝来寒雨晚来风,暮春时的江南是细雨飘香的季节,悠悠然然远处一阵笛声飘来,为滴落在田埂间、巷陌中的的雨点娴熟地控制着节奏,灵动而自由,清新欢快的气息油然而生。
  也许是自古雨下得多的缘故吧,生我养我的那片土地有个很有诗意的名字,叫清水村,蜿蜒贯穿于整个村落的是条似乎没有尽头的长河,而我家就幸运地享有着那么一段圣神的水流。河在后院门口经过,自西向东,不知从何处来,又通向何处。那是细雨蒙蒙的日子,也常有载着鸬鹚的小木舟飘摇而过,“吱呀呀”的桨声、“咯咯咯”的鸬鹚叫声、还有滴滴答答的水声,和在一起,一串串动听的音符构成了那曲和谐优美的旋律,孩时的我,傻傻伫立于岸边,撑着小伞,看着水里生动绝伦的演出,不禁莞尔。
  人说春雨贵如油,春雨漫天,淅淅沥沥,滴落在乌黑的瓦砾上溅起层层水雾,像少女轻盈妙曼的舞姿,真是此景只应天上有,人间难得几回遇啊!水淌过了门前的青石板路,我们便沉浸在了这幸福的烦恼之中,妈妈常常不允许我外出玩耍,怕我弄湿了刚给我做的新鞋,但我又怎能按捺住那颗跃动的心呢?趁她一转身不注意,便又溜入了雨帘中。
  “世间好物不牢固,琉璃易碎彩云散”,当我独自背上行囊,踏上远离那片乡土的征程,似乎也从此远离了那片烟雨迷濛的情怀了。年龄,一圈圈地增长,世间的繁芜开始牵扯心头,学业、名誉、生存……像一层层白布,遮住了那片幽眇的世界。
  我,这朵蒲公英,飘啊飘,在保定这个城市落下,古老的城市啊,夹杂着一丝令人窒息的气味,使劲地想套上现代的外衣,霓虹灯闪烁,点亮的只是十几米周遭内的泛黄和干枯,这里没有那层细雨那层滋润,这里没有雨,空气里整日弥漫着刺鼻的粉尘,路边的几颗梧桐孤零零站立着,是梦想成就沙漠里胡杨林的壮烈吗?可又有谁会在意那在春天已略显暗黄的绿叶,那枯瘦不堪看的躯干?它们的生存,形单影只。
  这里没有雨,更确切地说是没有春天,当肃杀干冷的寒冬终于逝去,狂冷肆虐的风静止,透过迷蒙的空气能轻松见到太阳之时,夏天也在宣告着它的降临了。也许吧,这里并非没有一丝雨,因为毕竟在三月中旬的夜晚,夜幕把整个城市带入静止的时候,这里是下了场雨的,尽管我没有跟它直面,但我凭直觉能清楚地知道,那个夜晚与众不同,次日清晨,看着楼下还未干涸的水印,我暗自庆幸着乍暖还寒的时候还是少不了的!可时间迅速推移,那场未曾谋面的雨仅向我问了声好就匆匆离开了,不待我伸出手挽留便已不见了踪影。最难将息的夜晚,惆怅,彷徨。保定的春天,被挤压得如此干瘪,那么苍凉,既如此,夫复何言?


 这里再没有淡青透明的水中村落,再没有湿漉漉的青石板路,还念那些时光,那时的我们,不以雨中跋涉为苦,雨沾湿了衣裳,还往往怀着微妙的心情,兀立在小石桥上俯瞰潺潺的流水和水面无数圆圈四面连续的图案,还念那消极欲无的安宁,与整个的时间悠然对坐,那样的泠然、滋润的人生,岂不也是一种归宿?想着想着,久久不能入眠。
  游丝无绪,旋走于枯黄的灯光下,豁然开朗,意识到内心宁静的重要。罗绮照眼,笙歌盈耳,繁花满地,灯红酒绿,智者可以视而不见,听而不闻,斧钺在前,虎狼在后,进退维谷,贤者可以遇变不禁,处之泰然,细雨繁芜,却在人间,懂得生活的真谛,到处都可以随遇而安,想到这里,我不觉也为自己的庸人自扰哑然失笑。
  春花满枝,天心月圆,绚烂之极,归于平淡。花开得热烈,自然在雨中安歇。来时寂寞,去时冷落。

路过

鸡蛋

鲜花
1

握手

雷人

发表评论 评论 (1 个评论)

回复 飞越☆大海 2010-11-19 13:3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