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
阿拉宁波网 返回首页

情缘情未了的个人空间 https://www.cnnb.com/?196840 [收藏] [复制] [RSS]

日志

一门忠烈

已有 490 次阅读2008-10-19 12:50 |

致圣上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杨业叩首。忆往昔戎马岁月,烽烟长河,铁马金戈,凄风怒吼,大漠狼烟号。每将子迎敌,立志百战不倒。为国捐躯,何等荣耀,一死何妨?
       遥想当日,圣上不以臣卑鄙,收臣于帐下。臣自降宋以来,承蒙圣上恩泽,得尽功名,享尽荣华,又寄臣以大事,自当感激涕零。于导沙场之路,每见大宋子民流离失所者,痛哉!每见辽军烧杀抢掠者,怒哉!见得此景,感慨激起,遥想明日之太平盛世,憧憬油然。故持枪赴战,驻守边疆。
       狼者,辽之图腾也。狼性残暴,噬生无血,独霸草场,无人敢与之争王也。辽人奉其为神,读其身而利己矛,习其性而利己志。昔观辽人,狼性若现;如今观之,其之暴利恐狼亦难及也。每思至此,不免忧虑徒增。为大宋之明日,臣以为,当长远计议,早除此患为甚为善也。
       念及数日前,皇上命臣率诸犬子赴金沙。自受命以来,夙夜犹叹。非恐臣己之不才,只不免略觉此战仓促。恐那狼之民族迎头痛击,则宋之亏损无可限量也。而天命难违,臣知君之心已无动摇,故只得率军前往。
       金沙滩之沙由金转赤,夕阳溅血愈发耀眼。赤血染遍天地,其间忠魂几何,岂千百可数?魂游金沙之上,臣深信其皆无撼。家者,孰不留念?而此皆小家,国乃大家也,无大家何来小家?舍己成小家者为义,成大家者为忠。忠义两全者,孰不向往为之?
       不多日,臣之子死者余魂,散者余迹,臣亦为辽之将帅逼迫,退至李陵碑下。遥想当日,汉之李陵去匈奴无返,故后人立碑于此,以铭后世。臣乃一介草莽,只知头可断,血可流,而男儿之尊严不可弃,大宋之荣辱尤为重。故宁死未降胡人,如今已无退路,只得头撞李陵碑,以死明志。卤莽之臣先行一步,圣上珍重,宋之江山须由后人稳固。
       九泉路上,忠古依依,得之以为伴,亦不憾兮。望陛下亲贤臣,远小人,择贤明者用之,一除后顾之忧,则宋室之兴隆,可计日而待矣!
       臣当赴黄泉,临行前,寥寥数语,不知所云。

致余妻佘氏:
       夫人如今可安?
       每念及汝,总觉亏欠。自汝嫁入杨门,竭尽己之所能,府中大小事物,汝尽使之有条不紊。吾连年征战在外,汝之挂念时时触觉。如今七子得汝之教导,皆已成才,而吾一命呜呼,未得与汝共享天伦之乐,不甚惋惜。
       战前汝谓余:天涯海角永相随。此虽非奢求,却已无兑现之日。昨日点滴犹绕眼前,明日种种已无可盼。唯盼来生再续前缘,豆蔻年华,尽享“比翼双飞在人间”之乐;发华人老,细味“儿孙满堂膝下饶”之福。
       七子仅余一,六郎生性不羁,昔忧其无可成材,如今看来,此乃多虑。杨门世代忠良,杨门保家卫国之重任需由他扛。望夫人以己之严明管教之,以己之睿智诱导之。若得如此,则吾此一离再无所憾。
       昔揽诸壮士一去无返之悲壮,好生敬佩。如今身临其境,又不免若感悲凉。风萧萧,路迢迢,与汝天地永隔,其间不舍怎可言尽?千言万语,尽集为一:珍重。
英雄???英雄!!!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夜,死样的寂然。看罢《少年杨家将》,思绪万千。闭上双眼,惊人心魂的那一幕幕仍在脑海回旋。仍记得杨业不堪受辱撞死在李陵碑前,以死谢天下;仍记得五郎杨延德冲入遍山尸体中疯狂地寻觅兄长,孤独地跪在磅礴大雨中号啕;仍记得六郎杨延昭拼尽全力嘶吼着坎下杀害自己兄长者的头颅,在悬崖边问马儿四哥的去向;仍记得七郎杨延嗣只身一人,万箭穿心依然屹立不倒,在辽人面前决不低头……
       大宋的江河是由鲜血汇集,大宋的青山亦由白骨堆砌。金沙滩的沙从金黄被染成血红,何等壮丽!杨门忠烈在血与火的交融中高颂《诀别诗》。别者如斯,战场上的英魂在铁马秋风中随风而舞。再回首,忆往昔戎马岁月,一去无返,万古江山须由忠魂捍卫。“出师未捷身先死”又何须叹惋。沙场征战,旌旗半卷几人回?二军交战,谁与争雄?
       为国之繁荣,为天下黎民百姓之安定,无数英雄儿女背井离乡,奔赴沙场,守卫边疆。青山依旧,忠骨遍地,也许,高唱军歌的将士们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。抛头颅,亦或是洒热血,相信他们无论死生都已无憾。
       何为英雄?奋不顾身者为“英”,战功赫赫者为“雄”。自古以来,“成者王侯败者寇”似乎已成定式,可在我看来并非如此。司马迁笔下,失败的将帅无数,他们的锋芒又怎会比成功者暗淡?勇者无惧,智者无敌,他们的智与勇在战场上表露无疑,甚至比战胜者有过之而无不及。他们虽然失败在战场上,但永远都是成功者。成功,无需定义,战胜自己者,智勇双全者便为成者。英雄,无需刻意地用言语去阐明,灵魂的英勇已经对这一词做了最完美的诠释。
       回望那些远去的年代,千百年前纷争的战场,抛洒热血的豪情在如今看来似乎有些许的陌生,将军的壮烈不再,曾经的那个“英雄”如今亦消逝,再难寻觅。而人生战场上的英雄正在悄然崛起。人生何愁没有成功?面对风雨,接受洗礼。人生何愁没有绝境?迎难而上,证明自己。生存与死亡,失败与成功虽然是两个极端,可总会在不经意间产生交集。乘风破浪,将苦难击败,寻觅新的起点继续远行。人生的战场上,楼船夜雪,铁马秋风,和命运一决雌雄,就算只有一瞬间,且将其作为永恒留存。
       总有一天,阴霾尽去,英雄笑傲生命之巅,光芒万丈,亘古不变……
       英雄?英雄!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醉卧沙场君莫笑,古来征战几人回.

路过

鸡蛋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评论 (0 个评论)